江苏快三官方网站 > 天津新闻 >

拟清仓滨海农商行股权 北方信托为何舍弃“10年情

  【金融曝光台】近年来,银行卡被盗刷、买理财遇飞单的案例屡见不鲜,金融消费者维权举步维艰,新浪金融曝光台将履行媒体监督职责,帮助消费者解决金融纠纷。【黑猫投诉】

  近日,《国际金融报》记者在浏览天津产权交易所官网时发现,天津滨海农商行老股东之一——北方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下称“北方信托”)挂出意向项目,拟清仓转让天津滨海农商行约1.65亿股股份,项目有效期至2018年9月13日。

  根据公开资料,本次北方信托转让股份约占滨海农商行全部股份的2.8569%,转让价格依照国有资产转让程序不低于评估价格。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该项目目前仍属于意向项目,本次股份转让项目经履行必要决策和批准程序后才能公开挂牌交易,最终挂牌价格和交易条件以正式公告为准。

  “毕竟估值需要一定成本。”一位负责此项目的产权交易所工作人员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为节约成本,挂出转让意向相当于‘招商’,还需等待有受让意向的人联系北方信托后,此项目才会进行相应的价格评估与正式挂牌。

  2007年12月,滨海农商行在天津塘沽农村合作银行、天津大港农村合作银行与天津市汉沽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改制重组的基础上,由15家发起人发起设立,组成了一家以国有股权为主导、外资和民营企业参股的混合所有制的现代商业银行。

  而在农村合作金融机构的重组中,分散的老股权处置是一大难题,滨海农商行也遇到了类似问题。也就是在这个问题的处理上,北方信托扮演了一个重要角色。

  根据人民网留存的2007年滨海农商行揭牌仪式的资料,时任滨海农商行董事长齐逢昌曾明确表示,滨海农商行前身3家机构原有8000多位自然人股东。在重组过程中,老股东按照自愿的原则选择退出或保留,而最后保留的1000多位自然人股东的股权全部通过北方信托委托持股。“这种方式既解决了股权过于分散的问题,也保护了老股东的权益”。

  10年来,滨海农商行不断发展。滨海农商行官网显示,截至2017年末,滨海农商行股本总额增长为57.58亿股,其中国有股份占比50.0043%,民营股份、外资股份与自然人股份占比49.9957%。截至2017年末,资本净额达184.04亿元。

  滨海农商行的发展也给北方信托带来一定的投资收益。据记者统计,通过持有滨海农商行的这部分股份,截至2016年末,北方信托9年来累计获得6475.53万元投资收益。

  此外,滨海农商行早已开始筹备其“上市路”,于2016年接受了瑞信方正的上市辅导并完成备案。

  对于股权结构可能迎来的变化是否会对该行产生影响,一位滨海农商行内部人士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北方信托的转让很正常。“相关转让属于股东自主行为。且此次转让的股份占比不多,对滨海农商行不会有什么影响”。

  那么,从北方信托的角度而言,滨海农商行有上市可能,那么其为何还拟“退出”呢?

  针对此问题,《国际金融报》记者试图联系北方信托,但截至发稿,记者多方联系均未果。

  作为天津市首批混改试点企业之一,北方信托混改方案在去年年底审批通过。今年1月,北方信托召开混合所有制改革招商大会,拟增资扩股,并引入4家社会资本作为战略投资者,将北方信托改制为社会资本为大股东的混合所有制企业。

  而在混改背后,是北方信托近两年的发展出现滞缓。其中,最直接的体现莫过于业绩。

  《国际金融报》记者梳理财务数据发现,北方信托的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在近两年均出现下降。在营业收入方面,在经历了2014年的高点12.19亿元后,该指标便开始下降,其中2015年、2016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2.01亿元、10.01亿元,2016年的指标还不及2013年。在净利润方面,2010年至2014年,北方信托的净利润同步上升,分别为2亿元、3.14亿元、4.33亿元、5.22亿元、5.64亿元,但2014年之后便开始下降,其中2015年、2016年的净利润分别为5.34亿元和4.05亿元。

  除业绩不尽如人意外,北方信托还频收罚单。去年5月份,天津银监局对北方信托连开4张罚单,合计罚款80万元,罚款原因分别为“证券信托结构化比例超过监管部门规定上限”、“关联交易未执行事前报告制度”、“违规发放房地产贷款”、“高管未经任职资格批准提前履职”。

  记者还注意到,虽然近年来,滨海农商行的资产规模迅速扩张,但其营业收入及净利润却在去年出现了“大反转”。

  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到2017年,滨海农商行总资产分别为1323.72亿元、1436.55亿元、1581.22亿元,规模持续扩张。但该行2017年的营业收入却由2016年的39.55亿元下降为2017年的21.49亿元,降幅达45.66%;净利润由2016年的9.14亿元下降了3.9亿元,降幅达42.67%。

  就此问题,《国际金融报》记者向滨海农商行发函采访,但截至记者发稿,暂无任何回复。

  而一位农商行人士赵明(化名)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具体情况还需看企业的年报。一般来说,坏账核销等情况均能造成净利润的下滑。

  据了解,侨兴债违约事件始于2016年12月20日,此事牵扯出广发银行惠州分行员工与侨兴集团人员内外勾结、私刻公章、违规担保案件,涉案金额约120亿元。2017年12月,原银监会依法对涉及该案的13家出资机构作出了行政处罚,罚没金额合计13.41亿元。

  出资机构中共涉及6家农商行,而滨海农商行位列其中,该行因“同业业务违规接受第三方金融机构信用担保,违反国家规定从事投资活动”,遭天津银监局罚没逾1.6亿元。

  巨额罚款是否是造成滨海农商行净利润大幅下滑的原因之一呢?对此,上述滨海农商行内部人士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不过,赵明告诉记者,被原银监会通报批评、罚款,这些经历都将作为重大事项报备给证监会,从而对其上市进程产生影响。

  据悉,原银监会曾在“广发银行违规担保案件”的查处情况通告中指出,包括天津滨海农商行在内的13家出资机构存在三方面问题:一是业务开展不审慎,合规意识淡漠,以通道作为隐匿风险和规避监管的手段,用同业保函等协议为风险兜底,严重违反监管的禁止性规定,个别机构甚至屡查屡犯。二是对项目尽职调查不到位,投后管理缺失,借创新之名拉长融资链条,推高金融杠杆,助推乱象,扰乱市场秩序,客观上为其他机构和个人投资者树立了不良榜样。三是过度追求业务发展规模和速度,既不了解自己的客户,又不能穿透管理风险;既不能提供实质金融服务,又缺少风险“防火墙”,资金损失数额巨大。

  值得玩味的是,今年2月13日,滨海农商行又因存在开展同业投资业务未对融资项目资金需求的合理性进行严格审查、未有效监控资金用途,被天津银监局罚款30万元。